香港校際音樂節五十周年金禧隨筆

香港校際音樂節五十周年金禧隨筆

劉繼智老師
1998

音樂科的老師必須要與學生同時感受現場比賽的壓力和挑戰,這是無可置疑的。在我十年教學生涯中,帶領同學參加無數的比賽及表演。但這些無形的壓力都沒有隨著時間而消逝。我們可以說「壓力」等於「推動力」;沒有「壓力」便沒有「推動力」。但每次在綵排、表演及比賽前後,那股「壓力」真使我喘不過氣來。但什麼東西可使我堅持信念,繼續帶領同學比賽與表演呢?這就是成就感——同學在比賽後在人格與修養上的成長,當然還有看見同學在音樂知識上的增長和在得獎後的喜悅。

上年開放日前,音樂室發生小火,但可算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在一古舊的大櫃中,發現了很多皇仁珍貴的遺產,幸好沒有輕率的將它們遺棄。在大櫃中發現了年代久遠的校際音樂節的成績單、獎狀、剪報與相片等。最古老的一張要算是學校在一九五一年參加第三屆校際音樂節。從那些成績單和獎狀的紀錄,我們可以瞭解到在過往的皇仁歷史中,同學不單在學術上取得一定的成績,還有是在音樂上落下不少的功夫呢﹗現在,學校已將皇仁過往光輝的音樂歷史資料從一九五一年(第三屆校際音樂節)到一九九八年(第五十屆校際音樂節)的成績展示在入門口旁的接待室中。而我今次在這篇文章中,希望與各位同學、老師分享今年金禧校際音樂節的一點點片段。

二月二十三日是比賽的第一天,當日共兩場團體及兩場個人賽事。當日也適逢我自己碩士課程派發中期成績表,多方面的應付與擔憂可想而知。九點半,中四合唱團須要到隔鄰聖保祿書院參加男聲合唱比賽,這場比賽是硬仗,對有全港最強的男聲合團男拔萃書院及聖保羅男校。對手用超過半年時間來準備是次比賽,但反觀本校則主力為準備頒獎日及半年試,加上假日的練習,我們為這次比賽準備才不過三星期。四十多人合唱團的主力是中四甲文科班的同學。一方面他們有音樂堂可供練習,另一方面也是我希望他們藉今次比賽增強他們對自己的認同和自信。但比賽當日,雖然同學們已有超水準的表現,心想必入三甲名次。但可是事與願違。三甲不入﹗宣佈分數時,我真想哭起來!不是因為犧牲了相當時間去準備,而實在是我想不能幫助這班四甲的同學藉比賽的成績增強他們對自己的認同呢!在回程途中,我對他們說了很多勝敗不可以論英雄的說話,希望可以協調他們不安的心情和幫助他們收拾各人不安的心情。因為他們在下午將與中六合唱團聯合在同一地點參加另一場的比賽。正在千絲萬緒的思想在腦子中盤旋時,其中一位同學走過來向我說:「劉Sir,多謝你給予我機會參加這次比賽,勝負不緊要罷!」這時我感到十分的喜悅,有甚於得到冠軍,我想他真的了解到比賽的意義呀。當日下午,中四與中六合唱團聯合參加另一賽事,那場比賽參加學校超過三十間。我已老實與同學在賽前說明,這場比賽爭勝的機會不大,但我要同學在全港大部分合唱團面前,證明本校的合唱水準具有一定的成績和實力。中四同學雖上午比賽後,盡顯疲態,但他們仍樂意為下午的比賽作出準備。而其中五位中四同學,他們雖同時在另一地方——大會堂參加個人獨唱比賽。臨行時,我問他們可否在比賽後,放棄拿取成績單,也可能是錦旗,即回校與其他同學聯合組成最強的合唱團陣容出賽?這場賽事如前所述,取勝機會不大,但這在乎本校在全港合唱團的表現,另方面他們要作出犧牲個人的光榮,放棄拿他們的獨唱成績。我感覺到十分鼓舞的是他們五位同學都願意個人比賽後立即歸隊,成績單由另一位同學代領。這再一次使我感覺到過去在學生身上所作努力沒有白費。比賽時間快到,中四合唱團已準備,中一及中六的領唱也熱身完畢,在大會堂參加獨唱的中四同學陸續歸隊,很多中六的「十優」及「九優」狀元也「犧牲」他們上課時間,共同面對一次歷史性的比賽。團員有來自中一,中四及中六的同學,這次可算是表現皇仁團隊的時間,也是最強陣容的一刻。但突然的事情郤發生了。在準備比賽前的一分鐘,我發現合唱團不計指揮多了一個人。如人數超過規定的六十人,評判只給評語而不給評分。究竟犧牲評分還是犧牲其中一人的參加資格呢﹖究竟犧牲那位同學?中六狀元?(他們不參與練習,但今次真是賞面)中四獨唱同學?(他們連個人的光榮也放棄)中四合唱團?(他們不怕疲勞的參加兩場賽事)當時只有一分鐘的時間,對於我真是不知怎樣決定才好。最後,我終於決定捨棄一名多次不出來練習的中四同學,他平時在校的操行表現也不算好的。心想如他拒絕我的意見,在某程度下,我都不能勉強他臨時退出。但出乎意料的是我與他解釋後,他卻欣然接受我的提議,並積極鼓勵我上台演出,他願意為我們看守行李。我上台比賽時,心中不停泛起一幕幕各同學為團隊犧牲,合作等的情景。在當天晚上,雖然筋疲力竭的我,雖然很不願意與十數同學參加牧童笛二重奏比賽,但想起今日同學在音樂修養上的增長,迫使我再一次與他們共同比賽到晚上十時多呢!

二月二十六日也是一個重要比賽的日子。上午九時三十分,牧童笛隊在荃灣大會堂比賽,同時,初中合唱團也須在清水灣德望中學參加拉丁文素歌比賽。而指揮只有我自己,我怎能同時在兩個不同地方出現呢!另一方面,這兩場比賽也是非常關鍵性的賽事。原因是牧童隊在上兩年連續得亞軍,而初中合唱團則僥倖得冠軍。因此,兩場重要的賽事,都不容有失。另一方面,兩隊同學也積極練習,希望在成績方面更上一層樓。當我接獲比賽日期是在正式比賽前兩星期。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我須作出一個最後決定。我當時想有三個可行的方案。(一)由中六符卓基同學指揮初中合唱團,他是一個音樂的領導人才,而他也欣然接受我的邀請。(二)由前口琴隊負責老師余國材老師指揮牧童笛隊;余老師也非常支持學校,也樂意接受我的邀請。 (三)由舊生伍維烈修士指揮初中合唱團,他是演繹這類中世紀拉丁文素歌的專家。由他指揮合唱團,蟬聯冠軍是有一定的把握。最後,經過多方面的考慮,我選取了第三方案。即由舊生伍維烈修士作指揮,並由余國材老師任領隊。而我將帶領並指揮牧童笛隊。在我作出最後決定的期間,真是多謝李校長,余國材老師,舊生伍維烈修士,中六符卓基同學的支持,給予我有充份並多方面考慮那個方案更為適合。最後,伍修士不負眾望,再次為母校蟬聯中世紀拉丁文素歌合唱團冠軍,而牧童笛隊也在是次比賽得亞軍。他們常說笑牧童笛隊得「三連亞」或「三年亞」罷!

最後,我想與大家分享一場牧童小組合奏的賽事。十一位比賽同學為是次比賽準備十足。他們除在牧童笛大隊練習外,也抽出相當的時間為小組練習合奏及舞蹈。但當還有十隊便到他們出場比賽時間,我發現了今年比賽賽制有變改。人數由十一人改為八人。當時只有約二十鐘便到他們出場。我與他們分析,(一)是照樣十一人出賽,我們可得評語而不會得評分,況且我覺得他們水準也不是十分出類拔萃,(二)其中三位同學為團隊犧牲出賽機會,另外八名隊員即刻變陣與其它三十餘學校作一較量。我高興的是同學很有團隊的精神,在再三商討後,三隊員自動放棄出場機會,並在台下為台上的隊員打氣。最後,我們也在最危急的情況下變陣成功,得第三名。

今年金禧校際音樂節,我們再破學校的紀錄,超過三百名同學參加比賽,並總共得五冠七亞十一季的成績。這全賴校方支持和同學共同努力。我們希望在未來的音樂節上,皇仁可創更好的成績,同學也在音樂的體驗上,學會更多的「音樂修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