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與校長

音樂與校長

音樂科主任
劉繼智老師
2000

還記起六年前的暑假,我剛剛被派調往皇仁書院任教,我懷著無限憧憬和充滿拼勁的心情去為未來皇仁書院音樂科部署一個全面發展計劃。在學校推行一個計劃成功與否,相當程度取決於當時校長的態度。當時,李家鴻校長也是新派調到皇仁書院,我只知他是一位舊生,我相信他會熟識他自己母校各方面情況,包括音樂活動方面。李校長這六年給我的感覺是完全信任及支持老師,當然他也是非常支持音樂科在皇仁書院的發展。

在音樂科課程設計上,李校長沒有給予我太大限制,這包括正規課堂課程和音樂課外活動的規劃。相反,他非常大力支持音樂課外活動的發展。他覺得學生應在學術與課外活動之間採取一個均衡的發展。過去的日子,同學往往需要在午膳時間或課後時間補課或測驗,但這是大大影響同學參加課外活動的機會。我當時曾提出﹕直至十一月尾,管弦樂團還沒有一次集合所有中一至中六的團員,原因是不同級別的同學不停在不同日子補課和測驗,那有機會將他們完全集合呢?李校長認為音樂課外活動和很多其他的課外活動都是重要的,他希望同學在學業之外取得均衡的發展。所以,他建議逢星期二課後為補課或測驗時間,其它課後時間,同學可自由參加不同形式的課外活動。因此,音樂科五大樂團(三個合唱團、管弦樂團及牧童笛隊)可以分別在星期一、三、四及五的午膳時間和放學後在有充裕的時間下作有系統的練習。要知道這次新訂立逢星期二為補課或測驗日的大轉變,真的既可以幫助皇仁的同學在往後的日子更加投入他們所喜愛的課外活動,亦可提高他們各方面技術上的水平,這可說是音樂科課外活動的一個重要轉變。

我在皇仁書院任教的第二年(一九九六),適逢學校準備慶祝一百三十五周年學校紀念。當時李永良老師及何佩犀老師提議學校製作一隻鐳射音樂光碟,內容是同學所熟識的校歌。李校長與我商量後,全力支持這次計劃,並完全信賴我及全權交給我去策劃和統籌各方面的製作工作。期間李校長給予我的無限量的自由度,令我可以更善用自己的長處和當時擁有的資源去全力把此項任務做到最好。此外,校長與副校長們聽畢我的作品 ——-「一三五皇仁頌」後,更幫助我聯絡校友陳鈞潤先生為樂曲譜上歌詞。為了令鐳射碟錄音製作更完美,校長更將錄音的那一星期提早一課節放學,以方便工錄音人員及同學的工作,使錄音工作做得更完善。那一星期的提早放學,是校長對音樂活動非常支持的明證。

在最初我任教的周年校慶頒獎禮末段,音樂組同學都會表演一些音樂節目,以顯示同學在學業外其他方面的才能,但表演時間可能略嫌短一些。但近年的周年頒獎日,隨著音樂表演同學增多(通常接近二百多人),校長准予音樂組同學們有更長的時間去表現他們各方面音樂的才華。此外,校長會給予我很多「有彈性的建議」去為每年的頌獎禮選擇一些更適合的表演曲目。

另外,每年一月尾,學校期中考試後,便是一年一度的香港學校校際音樂節。本校除了有五大樂團參予外,更有超過百多位同學參加不同項目的演奏比賽。校長每年均小心地為每張參加表格上親自簽名,並詢間當年比賽各方面的情況,予以協助。每次比賽前,校長如有空暇的時間,必定聆聽同學賽前最後一次的練習,並給予充份的鼓勵。最重要的一點是校長強調比賽在於練習過程中的學習勝過比賽成績。他從沒有給我一點兒的壓力要贏取什麼獎項,他只是全力的,完全的在背後支持我投入校際音樂節各項的比賽。在此我真的要說一聲謝謝。

最後,在我個人方面,校長在我中文大學學士 (音樂) 學位畢業後,推薦我轉為教育署學位 (音樂) 教師,並支持我修讀香港大學教育碩士程;最近,他更幫助我成功申請柏立基信託基金(研究生)獎學金去繼續研讀哲學博士(音樂教育)學位。這不單幫助提升我本人的知識和技能,更表明校長在音樂科上的大力支持。他更勉勵我在學成畢業後,將更多的音樂知識與皇仁同學們分享。

以上只是李校長支持音樂活動的部份例子。最後,我在此祝願李校長日後生活愉快,身體健康;並再一次多謝校長在這六年內對學校音樂科的支持和對我自己的幫助和提點。